怎么当家长,是中国教育的重要课题


??????? 复旦物理系长江特聘教授侯晓远,10多年接触“问题学生”的体会是——怎么当家长,是中国教育的重要课题,他坚持一年多的另类教育实验,摸索出一些实用的家庭教育策略,你不妨试试。
  上个周末,新教育周刊报道,杭州一小学要求学生家长持证上岗。学校做了一本70多页的上岗指导手册。这本名为《做父母是最伟大的事业》的手册包括家长培训课程、家长阅读计划和家长实践项目。
  复旦大学物理系教授侯晓远,也是教育部“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特聘教授、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,与这个学校的想法不谋而合。
  他深感“教育家长”是中国教育的重要课题,产生了退休后办一个“父母学校”,让父母经过“职业培训”的想法。他甚至希望,“父母学校”能被上升至国家战略的层面。
  身负繁重科研、教学、行政任务的知名教授,为什么花大量时间在家长的教育问题上,他又有着怎样的教育理论和实践经验呢?钱江晚报记者专程赶赴复旦大学,与侯教授面对面。
  在复旦大学物理系,有个定期举行的“家长研讨会”。这看上去应该是教育系办的研讨会,是怎么来的?
  侯晓远教授是个热心人。在十多年与复旦的“问题学生”接触及反复谈话后,深感“教育家长”才是中国教育最大的问题,于是产生了退休后办一个“父母学校”,让父母经过职业培训“上岗”的想法。
  他甚至希望,“父母学校”能被上升至国家战略的层面。
  2014年春节,有一天他突然想,为什么要等到10年后才做,而不是现在?
  侯教授培养的学生很多留在上海工作,且已生儿育女。他就在微信群里发了一个倡议开个“家长研讨会”,得到热烈响应。
  这一年的3月15日,第一期“家长研讨会”在复旦物理系的办公室里开班了。
  侯教授说:“早期完全是一种朴素的感情。因为自己也有孩子,看到这些优秀的孩子进入复旦,然后他们出了问题,就想帮帮他们。时间久了,有点乐此不疲。”
  “当他们原先哭丧着的脸,表情开始慢慢舒展,然后露出笑容。那种成就感,是对自己精神上的巨大回报。”侯教授说。
  “看似我在帮助他们,其实,付出的本身就是获得。”正如牛顿第三运动定律,根据力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原理,教育学生,就是在教育自己。
  所谓的“问题学生”,并不仅仅是考试不及格、不爱学习的,也有很多成绩不错,但是精神上不开心、心理负担重的学生,会来向侯教授求教,期望在“人生目标”等问题上获得指引。
  多年下来,侯教授经过不断地思考和总结,将普遍困扰大学生的一些人生问题写了一本小册子,名叫《人生自由之路》,在师生中传阅。
  侯教授将人生比喻在“问题丛林”中行走,认为只有不断磨练自己的“精神肌肉”,即解决问题的能力,才能不被现实的问题所困扰,达到真正自由的人生。
  由“问题学生”想到家长教育的不可或缺,跟学生反复谈话积累了许多案例和素材。关于如何教育孩子,除了理论构建,侯教授在实践中形成了许多独特有效的方法。

  教育策略一
  孩子犯了错误
  父母不要一直唠叨他
  案例:七八年前,物理系有一个年轻的女教授,一次问侯教授,孩子犯错了我总是说他,可是不管用,孩子爸爸也不管,怎么办?
  侯教授:问题出在妈妈身上。为什么这么说?古代有个词叫“严父慈母”,母亲管养,父亲管育。现在变成了“慈父严母”,现在大多数家庭都是,妈妈管得多,父亲不怎么管。
  遇到问题的时候, 母亲喜欢情绪化表达,感觉自己在尽责任,还怪罪父亲不尽责任,无动于衷。
  母亲说得太多,孩子会慢慢疲掉,练出一种自我防御机制,对母亲的话充耳不闻。
  这时候,沉默反倒是更理智的处理方式。任何人犯了错,都会反思,孩子也一样。
  父母说得太多,反而剥夺了孩子独立思考、反思的空间,会加重孩子的逆反心理。

  教育策略二
  给游戏成瘾的孩子立规矩
  给他一定的讨价还价的空间
  案例:家长研讨会上,有一个学生提出,他的孩子快上初中了,现在游戏成瘾,不知该怎么办。
  侯教授:研讨会上大家想了很多办法,其中一个就是跟孩子定协议,控制他的游戏时间,并给他一个选择,并不完全禁止游戏,但是对游戏时长作出规定:一旦超出时间,需要达到额外条件,比如成绩上会有更高要求。
  实际有多种方案可以选择,最好能给孩子一定的讨价还价的空间。
  去年年底的聚会,我见到了这个孩子,从他的言行举止观察,孩子的心智有所成长,家长也没有之前那么焦虑,说明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效果。

  教育策略三
  在孩子的心里“埋种子”
  引发他们的科学好奇心
  案例:如何让孩子对学习有好奇心?利用学校的优势,侯教授搞了一次物理演示实验,让学生们带孩子来看。
  侯教授:这个实验是这样:有两个球,看似一样,一个重一个轻。
  问孩子们,一松手,球落地是不是有先后?大多数孩子都知道,差不多同时落地。
  然后到了展示“魔法”的时间,我对着重的球吹一口气,然后把球放到两个一样的管子里,管子也没有吸引力。
  一松手,轻的球和原来一样,啪地就落地了,那个重的球,则是缓缓落下。
  我会告诉大一点的孩子,等到学了高中物理,就大概能明白其中的原理,要彻底明白,则要进大学以后。
  实际上这是因为电磁感应。重的球是有磁性的,而金属管是非磁性的。磁体在运动中,磁场在变,变化的磁场会产生感应的电场,这个电场会阻止磁场的变化,就会产生一个阻力,阻碍它的自由落体运动。
  这种办法,我称之为“埋种子”。这个种子一旦埋好之后,可能会迸发出来:我要努力学习。这个种子什么时候迸发出来,不知道,但是引起了孩子对科学的好奇心。

  教育策略四
  有意制造一些小的挫折
  让孩子“能上能下”
  案例:见多了名校学习成绩好,但没有与年龄相应的心智的孩子,侯教授更重视女儿的心智的成长,常说“成绩不重要”。
  侯教授:女儿有一天问:为什么你们从来没有因为成绩责备过我,更别提打我?别的同学要是成绩不好,回家是要被打的。
  在这种家庭氛围下成长,女儿对成绩确实没那么看重。到了小学高年级的时候,她被选为大队长,在班级活动中投入了过多的时间和精力,以至于影响了学习。
  我们和老师沟通之后,巧妙地拿掉了女儿的大队长职务。
  从“三道杠”变回“两道杠”,女儿一度非常失落,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戴“两道杠”。
  我反倒内心暗暗窃喜。让女儿受一点小小的挫折,比起一帆风顺的成长,孩子的抗挫力会更强。
  现在女儿在美国波士顿学院读教育心理学,因为人际交往、环境适应力强,在美国的教育体系中过得很开心